中国煤炭企业哀鸿遍野 煤价狂跌伤了谁2019

  • 日期:11-08
  • 点击:(886)


“作为中国最大的淡水沙漠湖泊,红碱淖的底部充满了煤,这比现在赚得更多 在陕西神木经营煤炭业务的赵军平回忆说,这是2005年他在红碱淖旅游时当地居民开的一个玩笑。 没人预料到10年后煤炭工业将不再处于良好状态。

统计数据显示,煤炭作为中国的基本能源,占能源总产量的75%。 鉴于近年来经济衰退、产业结构调整和烟雾控制导致煤炭消费减少,煤炭市场全面恶化。

2014年,中国煤炭企业遭受了70%的损失,拖欠、削减和未付工资超过50%,被业界称为“到处都是苦难”。 当年陕西煤炭产销突破5亿吨大关,但港口煤炭价格从800多元(人民币,下同)/吨下降到500多元/吨以上。

一些业内人士警告称,价格下跌将导致利润下降,迫使企业扩大产能,通过多生产多销售来维持利润,这将形成产能扩张和价格下降的恶性循环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从生产方面看,目前全国煤炭生产能力已达到约40亿吨,在建产能已达到约11亿吨。

在中国大陆,煤炭开采呈现出竞争激烈的市场格局,中央企业、地方企业和私营企业各有所长 煤炭价格从1993年以前的政府定价转变为1996年的“计划煤”和“市场煤”的双轨定价体系,然后到2002年,国家不再对电力和煤炭发布指导价。政府已经逐渐放弃“定价权”,让市场自行调整。

2004年,为了缓解煤炭供应短缺,中国计划建设130亿吨煤炭基地。 这给了大型煤炭企业扩大产能的合法机会,产能的扩大将促进产品在市场中的比重的扩大。

当市场份额足够大时,他们将能够支配市场上产品的价格,从而获得事实上的“定价权”,占据市场主动权。 山西、陕西和内蒙古煤炭资源丰富,已成为主要煤炭企业的主战场。

中央企业神华集团于2005年率先在陕西、蒙古和山西建设1亿吨煤基地,并于2011年升级至2亿吨 不愿落后的地方和私营企业也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进行了合并和重组。陕西煤化工集团、同煤集团、山东能源集团、伊泰集团等一批实力雄厚的煤炭企业纷纷扩大产能,称之为“定价权”

2013年,全国煤炭产量37亿吨,神华集团垄断4.98亿吨,成为煤炭企业的龙头老大 神华集团占中国北方港口排放的煤水的35.6%。它已经主导了环渤海地区动力煤的价格指数,并在行业内具有很强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整个行业产能急剧扩张的副作用开始显现,供大于求。 经济低迷、产业结构调整和烟雾控制带来的煤耗下降,导致市场泡沫瞬间破灭。

2014年夏天,神华集团连续五次降价

在陕西省神木县的一个重要煤炭城镇大柳塔,煤炭变富了,一些当地神华煤炭公司停产了。 贺龙,一个在县城经营餐馆超过5年的当地人,在2014年换了工作,成为了一名从火车站接乘客的司机。 “流动人口减少了,餐馆也没有生意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贺龙告诉中国新闻社记者

陕西经济学家张鲍彤认为,最强大的大型煤炭企业是国有企业或国有控股企业,激烈的竞争导致了煤炭资源开发的加速和增加。 低价恶性竞争浪费资源,缩短企业寿命,也不利于产业发展方式的转变。

2014年,中国建立了煤炭行业救灾联席会议制度。有关部门修订了《煤矿生产能力管理办法》和核定的煤矿生产能力标准,加快了落后小煤矿的关闭和退出,严格控制煤炭生产能力

针对煤炭市场面临的形势,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表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煤炭总供应量的宽松局面不会发生重大变化,煤炭经济运行仍将面临严峻挑战。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