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特钢债权申报700亿多家央企有意参与重整投资

  • 日期:10-25
  • 点击:(970)


截至11月20日,东北特钢及其大连特钢和大连高合金棒材产品共受理约700亿元的债权债务。有多家实力雄厚的中央企业,上市公司等参观东北特钢,并表示参与重组和投资意向。 “通过对东北特钢的债务规模和产品定位的分析,中央企业将来很有可能接管。”

2016年,钢铁行业的产能不足攻击将很快结束,备受期待的东北特钢破产重组案也取得了新进展。在10月10日进入破产重组程序后,债务申报工作已经结束。截至11月20日,东北特钢及其所属的三大特钢企业大连特钢,大连高合金棒材公司共受理债权约700亿元。

新华社报道,有多家实力雄厚的中央企业,上市公司等来访东北特钢,并表示参与重组和投资意向。一位钢铁行业资深人士在接受《 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从对东北特钢的债务规模和产品定位的分析来看,中央企业将来很有可能接管,而民营企业可能不可能。”/p>

三家公司接受700亿项索赔

12月,备受钢铁行业关注的东北特钢破产重整取得新进展。

东北特钢集团有限公司重组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于12月1日上午在大连举行。东北特钢两个独立法人实体大连特钢公司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连特钢”)和大连高合金线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合金线材”)将于12月1日下午举行和12月2日上午。

据新华社报道,东北特钢集团目前的破产重组工作有序有序,索偿声明已经结案。有关各方正在努力进行债务识别,资本和投资清算以及引进战略投资者。正常。

由于自2014年底以来钢铁市场的寒冬影响,加上长期债务负担,东北特钢自今年3月28日起就一直违约企业债券。截至今年9月底,共发生债务违约9次,违约金额58亿元。东北特钢由于无法通过发行债券或贷款引入新资金而遭受了严重的债务危机。

考虑到东北特钢具有优质的特钢资产和重组价值,债权人阿拉善梦金冶炼有限公司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东北特钢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

10月10日下午,抚顺特钢宣布,在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后,东北特钢集团的三家公司正式进入破产重组程序。法院还指定了公司破产清算组为重组经理。

截至11月20日,索赔声明已经结束。东北特钢集团加上两个独立的法人实体大连特钢有限公司和大连高合金线材有限公司,这三个公司已接受约700亿元的债务申报。但是,“其中一些需要反复声明,例如有担保索偿,相关方正在审查这些索偿。”同时,公司资产审计与评估工作已经全面开展。

东北特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介绍说,尽管公司的生产经营受到破产重组程序的影响,但总体来看,企业目前的生产经营是正常的,劳动力和市场份额保持稳定。

谁是“图片人”?

东北特钢并不是中国首家受寒冬市场影响的钢铁公司。

早在2014年初,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铁集团海信钢铁就因国内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和管理不善而导致债务产能过剩和资本链断裂而被迫停产。本月进入司法破产重组。

2015年9月,几经周折,实力雄厚的民营钢铁企业建龙集团接管了海鑫的全部股本。被建龙收购后,山西海鑫更名为山西建龙。今年4月30日,山西建龙重组后按计划恢复生产。

今年年初,天津另一家国有钢铁公司渤海钢铁集团被迫在近2000亿的债务危机中分拆。这四个子公司直接由天津市国资委管理。与债务重组有关的工作仍在进行中。

我的钢铁网络总编辑徐向春说,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大型国有钢铁企业不仅是重要的经济支柱和税收来源,而且与就业和稳定有关。因此,从地方政府的角度出发,更需要引进战略投资者来在危机中重建钢铁企业并摆脱困境。

尽管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没有提及重组计划,但它强调了引入战略投资者的重要性。

根据《 21世纪经济报道》,最近,宝武钢铁集团,鞍钢集团和中信泰富特钢集团等大型钢铁中央企业已经开始进行管理。但是,根据上述分析家的观点,“东北特钢本身板块很大,债务沉重,产品涉及军事工业。最终,大型钢铁中央企业可能接管并重组,民营企业钢铁企业不太可能接管。” >

上述分析师还表示:“从中央企业,财务实力和地域角度看,鞍钢集团更有可能接管。宝钢集团刚刚合并成立,内部业务整合尚未完成。被拉直;中信泰富总部位于江苏,虽然是一家特殊钢铁公司,但地理位置相对较远。”

2月2日下午,《 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请宝武集团和中信泰富特殊钢集团的负责人宣布结果。另一方表示,尚无任何信息要发布。截至2日晚,记者未能拨打鞍钢集团对外宣传部对此事发表评论。

北京市破产法学会副理事长郑志斌向《 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企业破产法》规定,债务人或管理人应在破产发生之日起六个月内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组计划。法院的重组决定。草案。如果有特殊情况和正当理由,您可以将其再延长3个月。

换句话说,东北特钢经理人应最迟在2017年4月之前提出改组计划草案,最迟不迟于明年7月。

郑志斌表示,钢铁企业的债务危机将面临许多困难和游戏。 “如何解决钢铁公司的债务问题,应根据其性质,地理位置,行业和债务规模来区别对待。”

郑志斌建议,就东北特钢而言,有一个上市公司的平台,破产管理人可以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来解决债务重组问题。 “在重组计划中,您可以尝试在金融工具方面进行创新,例如债转股,可转换债券,优先股等。可能只有一次债转股,但这可能还不够。 “

郑志斌还强调,无论采用何种方式,例如延长期限,债转股,可转换债券等,最终的重组计划都是争取时间来改变空间,帮助企业度过难关。克服困难,让整个行业健康发展。

http://anzhuo.duquesne.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