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泪:女儿学校患恶性脑瘤,柔弱母亲全力救治,泣血讲述亲身经历

  • 日期:09-25
  • 点击:(1688)


推荐:美丽而善良的天使,被风雨折断的翅膀,微笑的女孩,被疾病蹂躏,弱小的羊羔,被死神追逐,母亲充满了爱,却无法远离什么是这条线的女儿,不仅仅是一位亲眼目睹女儿死亡,无力,更令人心碎,更悲惨的母亲?

在这期杂志中,出版了一部特殊的撕裂教学纪录片《我心伴你上天堂》。作者严保平用她的写作充满血泪,告诉我们她的个人经历,描述世界的真实感受。母爱的伟大,爱的圣洁,情感的温暖,友情的价值,在作者的笔下,言语都燃烧着真实的感情,是火山爆发。

真实的人,真实的经历,请享受王子的眼泪:我的心与你同在天堂。

作者和本文的主角严保平

一个

2004年5月2日凌晨,一阵电话响起,唤醒了我的睡眠。我睁开眼睛,嘶哑地,瞪着,女儿的哭声来自麦克风。我精神上坐了起来,我没有睡觉!半夜,我听到女儿的哭声,直发吓得头发,我的心脏像雷声一样! “嘿,半夜有什么大不了的?告诉你妈妈,不要哭!”然后他瞥了一眼墙上的钟。双手指着凌晨两点钟。我的女儿听到了我的恐慌:“妈妈,你不必太焦虑,我头疼了几天,而且我没有吃过很多止痛药。我今晚不能给妈妈打电话。” “啊,感冒了吗?你去学校医院看过吗?”发烧了吗?鼻子堵了吗?头晕?“我问了我女儿连续几个问题。”妈妈,学校正在度假,学校医院里没有人。我几天前开了一个止痛药,但效果不大。 “那你等我母亲,明天早上我会开车去找你。”我迫不及待地立刻飞向我的女儿。 “妈妈,让我回去,你太忙于做生意,可能感冒了,我觉得鼻子堵了,回家会很好。” “好吧,妈妈明天会等你。”回来吧。“

电话和女儿说完后,没有困倦。当我起床时,我不能担心焦虑!过了一会儿,我会看着手表,期待着黎明。为了消除他的顾虑,他心里安慰自己:没事,这个孩子去年被大同医学院录取并研究临床医学。气候有感冒,可能是感冒头痛,可能是鼻炎引起的,你有鼻炎,生病时你不头疼吗?最后,我必须做手术。

我这天并不关心我的生意,因为我女儿的描述与鼻炎非常相似。我去看了为我做过手术的医生。我正在度假,我听说他的家人住在哪里。我让单位的邻居开车到侯马站接孩子。我看到女儿疲惫的脸。我感到很苦恼。我上去触摸孩子的脸颊和额头,发现她没有发烧:“嘿,妈妈。我知道你很累,但是我们不敢耽搁,妈妈对医生说得好,当你回到他家看看是否是由鼻炎引起的头痛?“把女儿带到医生的家里,他看到我必须做ct检查确认诊断后说,我带着女儿不停地到医院抢了急救部门。我做了ct,然后安排女儿回家吃饭休息。

这天晚上,我的女儿睡在我旁边。我像个婴儿一样蹲着。我的女儿在我的安慰下逐渐睡着了。我看着睡着的女儿,看着她华丽的脸。鼻子,因为鼻塞的呼吸不均匀,我的心就像一根针。女儿很温柔,安静地说话,耳语,柔软,愉快。她不漂亮,但非常有气质。让我最满意的是,当高考结束时,我希望她能申请一所师范学院。老师是我一直崇拜的职业。但她说:“妈妈,我希望去医科大学。将来,你和你父亲将会老去。你会生病。我的医生和女儿会照顾我。这将是好的为了健康和长寿!如果头疼,你的女儿总是和你在一起,你和你父亲都不用担心。“在我面前,为了我们的健康,我常常宠坏我的女儿,她不大,我和冬天躺在火上一样温暖!我给她起了名字“囡囡”,一个是她女儿的绰号,另一个是我想把我的女儿包括在嘴里。她没有辜负我的爱!

第二天,我没有等到CT结果出来。我女儿头痛加重,伴有呕吐。我的心开始紧缩。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我知道头痛和呕吐不是个好兆头。在安排女儿丢失止吐止痛药的同时,在焦急等待CT结果的同时,结果终于在中午出来了,我不敢懈怠,赶紧把胶卷拿到了医生家。他说:“这部电影显示鼻腔和头部都有阴影。我现在不确定。可能是纤维瘤或血管瘤。对孩子来说,肿瘤很容易长出来,但手术后就没事了。”听了医生的话,我紧绷的心有点放松。他建议我去大医院看看。虽然他说这很容易,但我还是有疑问,因为他说“只有”,但不确定。

我头痛的时候,我女儿过得不好。我有点困惑。我结束了生意,很快就联系上了我女儿。我表哥和姐夫在天津医科大学工作。我很快发现他们的电话结束了。他们欣然接受,让我在6日带上孩子。我担心我儿子离开后,他的生活会无人照顾。无奈之下,我只好把高中的儿子托付给姐姐。我的朋友张明霞像个姐姐,她知道女儿需要去田里治病。她在车里寄了一千元钱和食物来帮我拿行李。我说:“明霞,这是小病。再说,我现在也不缺钱,你的心思就是我的衣领,你拿回去,我就带着。”“反正你也带孩子去看医生。一千元钱不多。我有点想这样做。你不应该放弃。”我不会客气地对她说,毕竟,两个十多年的姐妹情。我的一个同学开车送我们母女去侯马火车站。6日,我和女儿告别了亲朋好友,踏上了去天津的火车。

那天,它恰好是我的四十二岁生日。我很担心和焦虑。我记得哪个生日?女儿牵着我的手说:“妈妈,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这句话完全融化了我的心。这就像我身上的温暖循环,让我感受到“小棉夹克”。 “温暖,我流下了眼泪,抚摸着我女儿纤细的小手:”感谢你记住我母亲生病的生日,但你的健康是母亲最大的幸福!“女儿对我微笑:”妈妈,什么都没有。“谁还能生病吗?如果他治好了,那就没事了。“女儿说要擦我的眼泪。 “好吧,一定会好的,”我给了女儿一颗心,安慰自己。

当我到达天津时,我堂兄和我的姐夫为我们照顾了一切。我们乘坐火车将我们直接送到天津医科大学耳鼻喉科病房。由于医生是堂兄弟和姐夫同事,他们对我们非常热心。我在第三天做了核磁共振成像。第三天出来了。我的堂兄来看我和我的女儿。他说,“嘿,不要担心,没有什么是严肃的。我的叔叔和你的母亲讨论如何治疗,你和你在病房里等着。他再次对我说:”平杰,你来我办公室“他说,从他女儿的病房里走出他的头,他的脸很有尊严,从他们医院的耳鼻喉科到他的整形外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他一路上都没跟我说话。他的态度让我觉得情况很严重。我突然有两条腿像铅一样沉重,我的头是空白的。两条腿机械地跟着他。当我到他的办公室时,我的前脚刚刚进入,我的眼泪就像堤坝泛滥一样,我迫不及待地用颤抖的,几乎恳求的语气问他:“你告诉我,这是什么病?”他叹了口气,帮助我坐下。底部:“平姐,她是一种恶性肿瘤。 MRI显示她的鼻子和头部有阴影,边界不规则。这是恶性肿瘤的重要标志,但尚不确定它是鼻窦癌还是淋巴瘤。癌症仍然是脑肿瘤,有必要等待外科病例的诊断结果。“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它不亚于我头上的炸了!炸好的身体是完美的!我被炸弹淹没了!我疯狂地冲出他的办公室,他后来说。”什么,我根本没听过,我赶到医院门口,摔倒在地上坐下,我疯狂地尖叫,没有哭,但是尴尬,就像一头雌狼失去了心爱的幼崽,我就是这样尖叫,我的哭声吸引了许多旁观者。他们像个陌生人一样看着我。我什么都不在乎。我的心痛,血腥伤,没什么。言语的痛苦!什么是“令人心碎”?什么是“痛苦”?我用拳头击打似乎爆裂的胸部!我用手搓头发!我的内脏就像是被人们使用。阉割碎片!红血从我的泪腺中喷出来!

有一阵子,表哥带着人群蹲在我旁边。他低声对我颤抖的肩膀说:“平姐,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是你想一想:孩子是医生,你情绪波动很快就会知道她的情况。她只有二十年了她能承受这样的打击吗?我们必须多考虑一下这个孩子,如果你被杀,很多事情都要等待姐姐做出决定。孩子应该怎么做?现在最重要的是去到北京接受治疗?还是继续在天津接受治疗?你必须迅速做出决定。“

这时候,我真的觉得好像一团糟,泪水的泪水就像雨一样!我遇到了一系列问题,是的,我怎么告诉孩子们?如果孩子和花一样大,是否有必要让孩子知道他患有不治之症?你想让她承受这个命运的命运吗?虽然我心里流血,但我还是假装无所事事,强迫面对孩子的笑容,这件事,这颗心,如何面对一个母亲?

我的姐夫帮助了我。我对他说:“你是否给出了一个虚假的报告,将'恶性'改为'良性'?我担心”恶性肿瘤“这个词会被精神上的破坏。”我走到了病房,走向了从门口走出来,我觉得它太长了,我的心在颤抖,此刻我特别害怕看到我的女儿。我敢不敢见她?“我敢看她清澈的眼睛吗?我很惭愧!这时候虽然是五月天,天津的人穿上了夏装,但是我感到寒冷。我觉得我身体的所有毛孔都是开放的,寒冷沿着开放的毛孔渗入身体的每个部位!甚至指甲都被裂缝感觉到了!女性疾病就像冬天丢失的棉花,心脏撕裂了肝脏五月冷!泪水在波浪中徘徊,心底就像泰山!

我的姐夫帮助我去了病房。他说:“我知道今天的核磁结果出来了。她是一名医生。我一定要查看检查报告。我已经准备好了。但我担心它不会持续很长时间。”有多长一天,有一天是一天,我不能告诉她真相,她怎么能忍受这个年轻的年龄!“我被搞砸了!我的姐夫说:”我也在想它让她慢慢接受,并告诉她,她害怕她想不起来。我姐姐,这种事情太难了。我能理解你的痛苦。当你去病房时,你不必说话。我告诉她我们走了。“

哭了之后,我的侄子已经傻了。我和我的姐夫一起去了病房。当我经过卫生间时,我进去洗了眼泪,但泪水喷涌而出。它听不到我的命令,但绝望之下,我用手拍了拍我的脸颊,命令自己坚强!想到我自己的眼泪会给我的女儿带来致命的打击,这是最后的手段。

当我走进病房时,我被迫笑了,我不急于检查报告。我正在看着我脸上的信息,我就像一个犯了大错的孩子。眼睛看着对方!当我走进病房时,我不停地低头,不敢和她说话。我担心,如果我看着她,我将无法忍受心中的悲伤!我只能强迫微笑,低下头,然后嘶哑地说:“你看我匆匆而生气,蝎子很笨,事实上,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你的懦夫和你谈谈它。” “嘿,你的脑袋里面有一个良性肿瘤,如果我做手术就没事了。”他说他把假报告递给了她。

晚上,我的亲戚打电话来询问测试结果。我哭着对母亲说:“妈妈,我真的想从八楼跳下来!我无法忍受痛苦.”我母亲在电话结束时说:“你必须抓住任何东西你想要的!你快死了,你是自由的,但是你的孩子怎么样?如果你和他们在一起,那就越难,他们仍然有一个母亲,你也可以在他们面前避风,所以他们受到更多痛苦的保护。孩子,这就是你的生活!你会接受它.“

由于天津医科大学耳鼻喉科是他们医院的弱部门,我将把我的痰带到最好的医院接受治疗。我的姐夫花时间在北京宣武医院与我联系。该医院耳鼻喉科主任擅长颅底手术,他们见了面。在转移之前,我的姐夫带我去了,我去吃韩国菜。日本料理,也去了天津最大的海鲜餐厅品尝海鲜。面对满满的食物,我觉得它无味,就像嚼蜡一样!我的第二个兄弟和三个姐妹赶到医院并带我去了医院。转移当天,病房共有6名病人。我们只在一起短短的五天,但每个病人都给了我一百元。我不能放弃,我不得不接受它。他们都给我留下了联系方式,并说如果有任何困难,请打电话告诉他们医生的第一站将让我和我的女儿感受到世界的温暖!

(待续)